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道通天地有形外,思入风云变态中。

心有所想,率性记之,自娱自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转载】《茶赋》赏析  

2013-06-21 12:20:27|  分类: 茶香氤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品茶博客《《茶赋》赏析》

 

  茶叶作为一种寓意清新的题材,除了在诗词中有大量表现外,在辞赋和散文中也屡见不鲜,辞赋和散文具有表现手法灵活,语言优美的特点,在表现茶的品性上,似乎更为合适。茶叶种种特征,在辞赋和散文的铺陈、描述下,显得格外动人。

  比较典型的有晋代杜育的《荈赋》:

  灵山惟岳,奇产所钟。厥生荈草,弥谷被岗。承丰壤之滋润,受甘霖之霄降。月惟初秋,农功少休,结偶同旅,是采是求。水则岷方之注,挹彼清流;器择陶简,出自东隅;酌之以匏,取式公刘。惟兹初成,沫成华浮,焕如积雪,晔若春敷。

  赋中所涉及到的范围已包括茶叶的自生长至饮用的全部过程。由"灵山惟岳"到"受甘霖之霄降"是写茶叶的生长环境、态势以及条件,自"月惟初秋"至"是采是求"描写了尽管在初秋季节,茶农也不辞辛劳地结伴采茶的情景,接着写到烹茶所用之水当为"清流",所用茶具,无论精粗,都采用"东隅"(东南地带)所产的陶瓷。当一切准备停当,烹出的茶汤就有"焕如积雪,晔若春敷"的艺术美感了。

  《荈赋》是第一次写到"弥谷被岗"的植茶规模,第一次写到秋茶的采掇,第一次写到陶瓷的宜茶,第一次写到"沫沉华浮"的茶汤特点。这四个第一,足以使《荈赋》在中国茶文化发展史上的地位令人刮目相看了。

  至唐代后诗人顾况也作有《茶赋》一首,赞茶之功用:

  稽天地之不平兮。兰何为兮早秀。菊何为兮迟荣。皇天既孕此灵物兮。厚地复糅之而萌。惜下国之偏多。嗟上林之不至。如罗玳筵。展瑶席。凝藻思。间灵液。赐名臣。留上客。谷转。宫女。泛浓华。漱芳津。出恒品。先众珍。君门九重。圣寿万春。此茶上达于天子也。滋饭蔬之精素。攻肉食之膻腻。发当暑之清吟。涤通宵之昏寐。杏树桃花之深洞。竹林草堂之古寺。乘槎海上来。飞锡云中至。此茶下被于幽人也。雅曰不知我者。谓我何求。可怜翠涧阴。中有泉流。舒铁如金之鼎。越泥似玉之瓯。轻烟细珠。霭然浮爽气。淡烟风雨。秋梦里还钱。怀中赠橘。虽神秘而焉求。

  宋代吴淑所作《茶赋》规模更有扩展,历数茶之功效、典故和茶中珍品:

  夫其涤烦疗渴。换骨轻身。茶荈之利。其功若神。则有渠江薄片。西山白露。云垂绿脚。香浮碧乳。挹此霜华。却兹烦暑。清文既傅于读杜育。精思亦闻于陆羽。若夫撷此皋卢。烹兹苦茶。桐君之録尤重。仙人之掌难逾。豫章之嘉甘露。王肃之贪酪奴。待枪旗而采摘。对鼎以吹嘘。则有疗彼斛瘕。困兹水厄。擢彼阴林。得于烂石。先火而造。乘雷以摘。吴主之忧韦曜。初沐殊恩。陆纳之待谢安。诚彰俭德。别有产于玉。造彼金沙。三等为号。五出成花。早春之来宾化。横纹之出阳坡。复闻湖含膏之作。龙安骑火之名。柏岩兮鹤岭。鸠坑兮西亭。嘉雀舌之纤嫩。玩蝉翼之轻盈。冬芽早秀。麦颗先成。或重四园之价。或侔团月之形。并明目而益思。岂瘠气而侵精。又有蜀冈牛岭。洪雅乌程。碧涧纪号。紫笋为称。陟仙厓而花坠。服丹丘而翼生。至于飞自狱中。煎于竹里。效在不眠。功存悦志。或言诗为报。或以钱见遗。复云叶如栀子。花若蔷薇。轻飚浮云之美。霜竹箨之差。唯芳茗之为用。盖饮食之所资。

  另外,在唐代出现的一种类于"俗赋"的文学体裁"变文"中,有一篇著名的《茶酒论》,记叙了茶叶和酒各自夸耀,论辩不休,最后由水出来调停这样一个内容。全文以一问一答的方式,并且都用韵,也有对仗。读来饶有趣味:

  窃见神农曾尝百草,五谷从此得分。轩辕制其衣服,流传教示后人。仓颉致(制)其文字,孔丘阐化儒因。不可从头细说,撮其枢要之陈。暂问茶之与酒,两个谁有功勋?阿谁即合卑小,阿谁即合称尊?今日各须立理,强者先(光)饰一门。

  茶乃出来言曰: "诸人莫闹,听说些些。百草之首,万木之花。贵之取蕊,重之摘芽。呼之茗草,号之作茶。贡五侯宅,奉帝王家。时新献入,一世荣华。自然尊贵,何用论夸!"

  酒乃出来:"可笑词说!自古至今,茶贱酒贵。单(箪)醪投河,三军告醉。君王饮之,叫呼万岁,群臣饮之,赐卿无畏。和死定生,神明歆气。酒食向人,终无恶意。有酒有令,仁义礼智。自合称尊,何劳比类!"

  茶为酒曰:"阿你不闻道:浮梁歙州,万国来求。蜀川(山)流(蒙)顶,其(登)山蓦岭。舒城太湖,买婢买奴。越郡余杭,金帛为囊。素紫天子,人间亦少。商客来求,舡车塞绍。据此踪由,阿谁合少?"

  酒为茶曰: "阿你不闻道,剂(齐)酒干和,博锦博罗。蒲桃九酝,于身有润。玉酒琼浆,仙人杯觞。菊花竹叶,君王交接。中山赵母,甘甜美苦。一醉三年,流传今古。礼让乡闾,调和军府。阿你头恼(脑),不须干努。"

  茶为酒曰: "我之茗草,万木之心。或白如玉,或似黄金。名僧大德,幽隐禅林。饮之语话,能去昏沉。供养弥勒,奉献观音。千劫万劫,诸佛相钦。酒能破家散宅,广作邪淫。打却三盏已(以)后,令人只是罪深。"

  酒为茶曰: "三文一缸,何年得富?酒通贵人,公卿所慕。曾道(遣)赵主弹琴,秦王击缶。不可把茶请歌,不可为茶交(教)舞。茶吃只是腰疼,多吃令人患肚。一日打却十杯,肠胀又同衙鼓。若也服之三年,养虾蟆得水病报。"

  茶为酒曰: "我三十成名,束带巾栉。蓦海其(骑)江,来朝今(金)室。将到市廛,安排未毕。人来买之,钱财盈溢。言下便得富饶,不在明朝后日。阿你酒能昏乱,吃了多饶啾唧。街中罗织平人,脊上少须十七。"

  酒为茶曰:"岂不见古人才子,吟诗尽道:渴来一盏,能养性命。又道:酒是消愁药。又道:酒能养贤。古人糟粕,今乃流传。茶贱三文五碗,酒贱盅半七文。致酒谢坐,礼让周旋。国家音乐,本为酒泉。终朝吃你茶水,敢动些些管弦!"

  茶为酒曰:"阿你不见道:男儿十四五,莫与酒家亲。君不见生生(狌狌)鸟,为酒丧其身。阿你即道:茶吃发病,酒吃养贤。即见道有酒黄酒病,不见道有茶疯茶癫。阿阇世王为酒煞父害母,刘零为酒一死三年。吃了张眉竖眼,怒斗宣拳。状上只言粗豪酒醉,不曾有茶醉相言。不免求(囚)首杖子,本典索钱。大枷()项,背上抛椽。便即烧香断酒,念佛求天,终生不吃,望免迍。"

  两个政争人我,不知水在旁边。

  水为茶酒曰:"阿你两个,何用忿忿?阿谁许你,各拟论功!言词相毁,道西说东。人生四大,地水火风。茶不得水,作何相貌?酒不得水,作甚形容?米曲干吃,损人肠胃。茶片干吃,只粝(砺)破喉咙。万物须水,五谷之宗。上应干象,下顺吉凶。江河淮济,有我即通。亦能漂荡天地,亦能涸煞鱼龙。尧时九年灾迹,只缘我在其中。感得天下钦奉,万姓依从。由(犹)自不说能圣,两个何用争功?从今已(以)后,切须和同。酒让发富,茶坊不穷。长为兄弟,须得始终。若人读之一本,永世不害酒癫茶风(疯)。"

  宋代文学家黄庭坚,也善辞赋,他的《煎茶赋》善用典故,写尽茶叶的功效和煎茶的技艺:

  汹汹乎如涧松之发清吹,皓皓乎如春空之行白云。宾主欲眠而同味,水茗相投而不浑。苦口利病,解涤昏,未尝一日不放箸。而策茗椀之勋者也。余尝为嗣真瀹茗,因其涤烦破睡之功,为之甲乙。建溪如割,双井如挞,日铸如,其余苦则辛螫,甘则底滞。呕酸寒胃,令人失睡,亦未足与议。或曰无甚高论,敢问其次。涪翁曰:味江之罗山,严道之蒙顶。黔阳之都濡高株,沪州之纳溪梅岭,夷陵之压砖。临邛之火井。不得已而去于三,则六者亦可酌兔褐之瓯,瀹鱼眼之鼎者也。或者又曰:寒中瘠气,莫甚于茶。或济之盐,勾贱破家,滑窍走水,又况鸡苏之与胡麻。涪翁于是酌岐雷之醪醴,参伊圣之汤液。斮附子如博投,以熬葛仙之垩。去而用盐,去橘而用姜。不夺茗味,而佐以草石之良,所以固太仓而坚作强。于是有胡桃、松实、庵摩、鸭脚、贺、靡芜、水苏、甘菊。既加臭味,亦厚宾客。前四后四,各用其一。少则美,多则恶,发挥其精神,又益于咀嚼。盖大匠无可弃之材,太平非一士之略。厥初贪味隽永,速化汤饼。乃至中夜不眠,耿耿既作,温齐殊可屡歃。如六经,济三尺法,虽有除治,与人安乐。宾至则煎,去则就榻,不游轩石之华胥,则化庄周之蝴蝶。

  清代文学家全望祖,作有《十二雷茶灶赋》更是气势非凡,描写浙江四明山区的茶叶盛景,其境界浪漫灿烂,发人遐想:

  "四明四面兮俱神宫,就中翠谒兮尤清空。大阑峨峨兮称绝险,蜀冈旁峙兮分半峰。其间剡湖则西兮,蓝溪则东峰。回溪转兮非人世,酿为嫩雪兮茸茸。百七日兮寒食过,廿四番兮花信终。二百八十峰兮土膏动,一万八千丈兮云气浓。时则小草兮珠圆,长条兮玉洁,双韭兮挺生,三箐兮秀出,青棂兮吐丹,白附兮结实,插珑松兮篁竿,缠缨珞兮萝阙。彼避世之畸人,各分曹以登眺。盖饱餍而有余,薄烟火以不道,乃有茶仙经营茶灶。爱兹茶山,烟岚窈窕。八精篮兮偃息,登古墓兮踟踌。访旧文兮断碣,吊高僧兮遗书。彼人代兮已远,账宿莽兮成墟。独新牙兮正茁,几弥望兮山居。于是撷之掇之。吹之嘘之,蒸之焙之,祈之摅之,都篮之具于以储之。彼近山之瀑泉,推化安为绝胜。虽然窦之飞湍,拜下风于锦镜。致陆羽之传化,喜孙因之可证。来制良材,以慰幽兴。……。自元初兮经始,历明代兮来驰。怪近世之希逢,致消渴其何恃?既尘鞅之可除,窃山栖以有志。《茶经》一卷,茶寮数事,比邻可睦,那须黄羊活眼,盈瓯司命。是尝媚之不辱,炀之无妨。倘稍存夫本色,为我和以老姜。

  散文中,宋代苏轼的《叶嘉传》和元代杨维桢的《煮茶梦记》比较著名。

  苏东坡的散文,向来与唐代的韩愈,柳宗元和同时代的欧阳修相并称。他的散文善于随机生发,翻空出新。《叶嘉传》以拟人手法,铺陈茶叶历史、性状、功能诸方面的内容,其中情节起伏,对话精彩,读来有栩栩如生的感受:

  叶嘉,闽人也,其先处上谷。曾祖茂先,养高不仕,好游名山。至武夷,悦之,遂家焉。尝曰:吾植功种德,不为时采,然遗香后世,吾子不必盛于中士,当饮其惠矣。茂先葬郝源,子孙遂为郝源民。至嘉,少植节操。或劝之业武,曰:吾当为天下英武之精。一枪一旗,岂吾事哉。因而游,见陆先生,先生奇之,为着其行录,传于世。方汉帝嗜阅经史时,建安人为谒者侍上。上读其行录而善之。曰:吾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。曰:臣邑人叶嘉,风味恬淡,清白可爱,颇负其名,有济世之才,虽羽知犹未详也。上惊,敕建安太守召嘉,给传遣诣京师,郡守始令采访嘉所在。命赍书示之,嘉未就遣。使臣督促,郡守曰:叶先生方闭门制作,研味经史,志图挺立,必不屑进,未可促之。亲至山中,为之劝驾,始行登车。遇相者揖之曰:先生容质异常,矫然有龙凤之姿,后当大贵。嘉以皂囊上封事,天子见之曰:吾久饫卿名,但未知其实耳,我其试哉。因顾谓侍臣曰:视嘉容貌如铁,资质刚劲,难以遽用,必搥提顿挫之乃可。遂以言恐嘉曰:碪斧在前,鼎镬在后,将以烹子,子视之如何?嘉勃然吐气曰:臣山薮猥士,幸惟陛下采择至此,可以利主虽粉身碎骨,臣不辞也。上笑,命以名曹处之,又加枢要之务焉,因诫小黄门监之。有顷报曰:嘉之所为,犹若粗疎然。上曰:吾知其才,第以独学,未经师耳。嘉为之屑就师,顷刻就事,已精熟矣。上乃勅御史欧阳高、金紫光禄大夫郑当时、甘泉侯陈平三人,与之同事。欧阳嫉嘉初进有宠,曰:吾属且为之下矣。计欲倾之。会天子御延英,促召四人。欧但热中而已,当时以足击嘉。而平亦以口侵陵之。嘉虽见侮,为之起立,颜色不变。欧阳悔曰:陛下以叶嘉见托吾辈,亦不可忽之也。因同见帝,阳称喜美,而阴以轻浮訾之。嘉亦诉于上。上为责欧阳怜嘉,视其颜色久之。曰:叶嘉真清白之士也,其气飘然若浮云矣。遂引而宴之。少选间,上鼓舌欣然曰:始吾见嘉,未甚好也。久味之,殊令人爱。朕之精魄,不觉洒然而醒。书曰:启乃心,沃朕心,嘉之谓也。于是封嘉为钜合侯,位尚书。曰:尚书,朕喉舌之任也。由是宠爱日加。朝廷宾客,遇会宴享,未始不推于嘉。上日引对,至于再三,后因侍宴苑中,上饮踰度,嘉辄若谏。上不悦曰:卿司朕喉舌,而以苦辞逆我,我岂堪哉。遂唾之。命左右仆于地。嘉正色曰:陛下必欲甘辞利口,然后爱耶,臣言虽苦,久则有效。陛下亦尝试之,岂不知乎,上愿左右曰:始吾言嘉刚劲难用,今果见矣。因含容之,然亦以是疎嘉。嘉既不得志,退去闽中。既而曰:吾末如之何也已矣。上以不见嘉月余。劳于万几,神思困,颇思嘉,因命召至。喜甚,以手抚嘉曰:吾渴见卿久也,遂恩遇如故。上方欲以兵革为事,而大司农奏计国用不足,上深患之,以问嘉。嘉为进三策,其一曰:榷天下之利,山海之资,一切籍于县官。行之一年,财用丰赡,上大悦。兵兴有功而还,上利其财,故榷法不罢。管山海之利,自嘉始也。居一年,嘉告老,上曰:钜合侯其忠可谓尽矣。遂得爵其子。又令郡守择其宗支之良者,每岁贡焉。嘉子二人,长曰抟,有父风,袭爵。次曰挺,抱黄白之术。比于抟,其志尤淡泊也。尝散其资,拯乡闾之困,人皆德之。故乡人以春伐鼓,大会山中,求之以为常。赞曰:今叶氏散居天下,皆不喜城邑,惟乐山居。氏于闽中者,盖嘉之苗裔也。天下叶氏虽伙,然风味德馨,为世所贵,皆不及闽。闽之居者又多,而郝源之族为甲。嘉以布衣遇天子,爵彻侯,位八座,可谓荣矣。然其正色苦谏,竭力许国,不为身计,盖有以取之。夫先王用于国有节,取于民有制,至于山林川泽之利,一切与民。嘉为策以榷之,虽救一时之急,非先王之举也。君子讥之,或云:管山海之利,始于盐铁丞孔仅桑弘羊之谋也。嘉之策未行于时,至唐赵赞始举而用之。

  苏轼的《叶嘉传》是一篇游戏性质的美文,但其影响却不小。自此以后出现的"传",如元代杨维桢的《清苦先生传》、明代徐的《茶居士传》、支中夫的《味苦居士传》等,从中均可见到苏轼《叶嘉传》的写作手法。

  元代文学家杨维桢,字廉夫,号铁崖,浙江会稽(今绍兴)人。他的散文《煮茶梦记》充分表现了饮茶人在茶香的熏陶中,恍惚神游的心境。如仙如道,烟霞璀灿,在他的笔下,饮茶梦境犹如仙境,给人以极大的审美享受。

  铁龙道人卧石林。移二更。月微明及纸帐。梅影亦及半窗。鹤孤立不鸣。命小芸童。汲白莲泉燃槁湘竹。授以凌霄芽为饮供。道人乃游心太虚。雍雍凉凉。若鸿蒙。若皇芒。会天地之未生。适阴阳之若亡。恍兮不知入梦。遂坐清真银晖之堂。堂上香云帘拂地。中着紫桂榻。绿璚几。看太初易一集。集内悉星斗文。焕煜爚熠。金流玉错。莫别爻画。若烟云日月。交丽乎中天。玉露凉。月冷如冰。入齿者易刻。因作太虚吟。吟曰。道无形兮兆无声。妙无心兮一以贞。百象斯融兮太虚以清。歌已。光飙起林末。激华氛。郁郁霏霏。绚烂淫艳。乃有扈绿衣。若仙子者。徒容来谒。云名淡香。小字绿花。乃捧太元杯。酌太清神明之醴以寿。予侑以词曰。心不行。神不行。无而为。万化清。寿毕。纾徐而退。复令小玉环侍笔牍。遂书歌遗之曰。道可受兮不可传。天无形兮四时以言。妙乎天兮天天之先。天天之先复何仙。移间。白云微消。绿衣化烟。月反明予内间。予亦悟矣。遂冥神合元。月光尚隐隐于梅花间。小芸呼曰。凌霄芽熟矣。

  此外,明代周履靖的《茶德颂》,张岱的《斗茶檄》、《闵老子茶》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。

  在现代散文中,鲁迅的《喝茶》和周作人的《喝茶》都是别具一格的美文,由于两人的思想和生活方式的不同,在散文中出现的"茶味"也是各不相同,均具有浓重的艺术个性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